中國白酒網
您當前位置:中國白酒網 >> 行業資訊 >> 營銷策劃 >> 瀏覽文章

江小白商標之爭始末

2019-4-23 6:50:51鄒文武 中國白酒網 【字體:

    【中國白酒網】中國商業自2010年以來就越來越有意思,自從有了王老吉加多寶的商標及外觀專利等一些列知識產權的官司,打官司已經成為了一種獨特的商業現象,不僅有國企與民企的商標官司,也有民企與民企的商標官司,連跨國企業也開始打起商標官司了,商標之爭已經成為了自2010年以來中國市場經濟的一個高發期,打官司也成為了一種市場公關必不可少的手段。這一方面展示了中國商業社會的法治化進程越來越好,另一方面也折射出了中國商業經營環境極其惡劣,以及中國人的契約精神極其差。
  沒有契約精神,沒有商業操守,這是我們看到的所有商標之爭的核心因素所在,而且中國人關于用感情綁架法律,這也是為什么一出現商業糾紛或法律糾紛的時候,中國人首先想到的不是用法律來捍衛自己的權利,而是希望用人情來解決糾紛或者用社會輿論來綁架法律。
  比如說這幾天又刷爆了朋友圈的江小白品牌之爭,再次刷爆了我們對于商標及知識產權的三觀。和過去幾年的商標知識產權之爭不同,過去的知識產權主要是關于授權者與被授權者之間,因為授權或者授權過程中,隨著品牌的不斷做大,原有的授權與現有的市場收益存在巨大的差距,因此出現開始出現了商標爭奪戰。雖然商標之爭最根本的還是利益之爭,但是回顧自2012年以來所有的商標之爭,每一個商標之爭背后都是中國商業進程中不規范的縮影。而江小白品牌之爭,則是一個全新的高度。這是需要大家去深刻理解的,而不是盲目站隊。
  在了解江小白品牌之爭始末之前,首先我們來回顧一下中國這幾年快銷品有哪些著名的品牌之爭。
  豫兩杜康結束爭戰:商標注冊之爭
  時間:1989年—2009年
  案情:作為“一家注冊,三家同用”的杜康商標,隨著市場競爭日趨激烈,伊川、汝陽、白水3家酒廠在銷售、廣告宣傳等方面逐漸出現了分歧,以致3家酒廠對當初杜康商標由伊川酒廠注冊、3家共同使用的協議產生了分歧。1989年8月,河南汝陽酒廠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提出了“杜康河”、“杜康泉”、“杜康村”商標的注冊申請,這一申請的提出,拉開了長達15年的第二場杜康“商標內戰”。
  結果:2009年3月,在地方政府的主持下,長達20年的“杜康”商標之爭終于煙消云散。河南兩家杜康酒廠3月29日在洛陽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結束多年商標爭奪戰,握手言和。
  王老吉加多寶商標案:商標租賃之爭
  時間:2010年—2012年
  案情:從名不見經傳,到現在的涼茶第一罐,“王老吉”創造了一個商業奇跡。但是,這奇跡中間卻夾雜著兩家公司的恩怨。從2010年開始,廣藥集團與加多寶之間就展開了“王老吉”的商標之爭。
  結果:北京一中院就鴻道有限公司(加多寶)提出的撤銷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于2012年5月9日作出的仲裁裁決的申請作出裁定,駁回鴻道集團提出的撤銷中國貿仲京裁字第0240號仲裁裁決的申請。該裁定為終審裁定,暫時為廣藥集團和加多寶的“王老吉”商標爭奪案畫上了句號。
  恒大冰泉商標遇紛爭:商標分類之爭
  時間:2013年—2014年
  案情:江西恒大高新發布公告稱其早在2010年就注冊“恒大” 這一商標,“恒大”商標目前處于有效狀態,且在商業經營中得到廣泛使用,依法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并受法律保護。并稱自2013年11月份起,恒大長白山礦泉水有限公司使用未注冊的“恒大冰泉”商標大肆宣傳和銷售飲用水產品,已對自己擁有的“恒大”商標造成侵權事實。將恒大集團訴至法庭,展開商標維權活動。
  結果:恒大高新宣稱恒大冰泉商標侵權并提起訴訟,恒大集團對此否認并指責其屬不正當競爭。并又將恒大高新告上法庭,訴其惡意誹謗侵犯名譽權,索賠8000萬元。歸結到底,雙方的紛爭還是源于商標。最終結果還未公布。
  稻香村商標之爭:商標起源之爭
  時間:2009年—2016年
  案情:“稻香村”商標之爭在北稻、蘇稻兩家食品企業間已持續多年。兩年前“稻香村”商標之爭以北京稻香村勝訴了結。2016年近日,北京稻香村卻在京召開緊急媒體溝通會表示市場上蘇州稻香村仍大量侵權,北京稻香村已向蘇稻發起4起訴訟,除了索賠近4000萬元外,還要求蘇稻所有門店牌匾前必須加上“蘇州”二字。
  結果:蘇州稻香村對案件提起了管轄權異議申請,以此延緩時間,但法院均裁定駁回其申請。目前案件正在審理中。
  方便食品雙白之爭:商標形象之爭
  時間:2007年—2013年
  案情:2007年10月,正龍公司認為鄭州一超市出售的白家公司“白家”方便粉絲產品包裝上使用的未注冊商標豎排“白家”商標與其“白象”注冊商標構成近似,遂向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商標侵權訴訟。
  結果:2013年,白家粉絲與河南白象之間歷時6年的“中國方便食品知識產權第一案”之爭,終于畫上句號。根據該終審判決,兩家企業經歷了5場官司后達成了和解—白家粉絲昨日起開始正式使用“白家陳記”商標,而白象集團則悄然退出方便粉絲領域,專注方便面行業。
  紅牛品牌之爭:商標授權之爭
  時間:2018年——今
  案情:2012年許書標先生去世后,由于公司紅牛公司股權分紅的問題引發的,接班人與中國紅牛創始人嚴彬關于紅牛的控制權之爭,最后在2018年印發了到品牌之爭上。撕破臉后,許家與嚴彬之間展開了奪權戰,以及訴訟、仲裁車輪戰。2016年9月14日,曼谷Ekkachai路288號,泰國紅牛董事會。在中國的嚴彬沒有出席,在許家代表投票下,嚴彬和女兒嚴丹驊被逐出董事會。泰國紅牛是中國紅牛的大股東。中國紅牛生意有個兩個軟肋:商標授權和公司營業期限。許家稱,2016年10月,天絲醫藥對合資公司的紅牛商標許可協議到期,且不續期。
  結果:未果
  南北露露之爭:商標使用權之爭
  時間:2015-今
  案情:自2015年起,承德露露便以商標侵權等為由,多次向汕頭露露發起訴訟,稱當初授予汕頭露露商標使用權的備忘錄等文件不符合法定程序。而汕頭露露則在今年發起反擊,先是在今年7月對承德露露提起商標訴訟,緊接著在8月13日發文聲明稱汕頭露露所擁有的“露露”商標和專利使用權“在任何注冊商標和專利技術轉讓的情況下仍然有效”。公開資料顯示,1996年3月,銷售重地在北方的露露集團為開辟南方市場,決定與香港飛達企業合資成立汕頭露露,雙方分別持股51%和49%。1997年,露露集團在國企改制過程中單獨成立了上市公司承德露露。為了讓承德露露順利上市,露露集團將汕頭露露51%股權作為優質資產注入其中,汕頭露露也因此轉變為承德露露的子公司
  結果:尚未明朗
  那么最近這些天爆發的江小白品牌之爭,是因為什么原因產生的呢?酒行業的人只知道江小白是陶石泉打造出來的,但是為什么北京高院會判江小白商標無效呢?誠然,陶石泉之于江小白就像行業說的那樣“江小白之父”,但是江小白之父到了北京最高院成了不合法的,這讓所有看客為之動容。
  怎么中國企業都是這樣不講道理啊,怎么中國法律這么沒有道理啊?要了解其中的道理,就必須了解“江小白之母”重慶江津酒廠,畢竟所有孩子要有父親也要有母親,要不然就成了野孩子。江小白既然有江小白之父,就必然要有江小白之母,而讓江小白之父在北京高院背叛江小白品牌無效的,恰恰是江小白的誕生工廠江津酒廠。
  陶石泉會成為中國白酒業第二個陳鴻道還是第二個嚴彬呢?為什么做的好好的江小白品牌會出這樣幺蛾子事情呢?而且根據國家工商總局的商標注冊查詢顯示,江小白品牌確實屬于重慶江小白公司,而且最早注冊商標的也是江小白公司,商標查詢顯示,重慶江小白確實注冊了上百件江小白商標,而且包括國際商標,我想江小白之父已經為江小白品牌的注冊,基本上做到了全世界能夠注冊的全部注冊了,但是為什么這樣一個明明已經屬于江小白酒業的江小白商標,最后卻在二審判決下,被北京高院判決無效。
  國家商標注冊網查詢顯示,江小白專用權期限從2013年02月21日-2023年02月20日,但是商標狀態顯示:無效,說明雖然江小白取得了商標,但是目前商標狀態確實如北京高院宣判的“無效”。
  這是怎么回事呢?是行業說的那樣,江津酒廠無理取鬧?還是北京高院法官枉法裁判?如果不高清這個,市場永遠不會知道真相,對于中國商業進程毫無意義,今天我們就針對江小白商標之爭的全新案例,展開探討,希望讓更多的人真正了解江小白商標,了解江小白之爭的問題所在,這樣對自己未來在商業經營過程中,能夠有參考價值。  
  Why?一個注冊已經生效的商標,變成了無效商標?這是神馬操作?要想了解這么神奇的操作,必須回歸到江小白商標之爭的惡本質——搶注商標之爭。只有了解這個,這場不管輸贏的官司,對我們自己才會更有意義。作為一個專業的品牌咨詢人,一定要有專業獨立的視角和見解,這樣才能用自己的專業去影響企業和社會,推動中國品牌事業的發展和進步。
  回顧江小白品牌之爭,首先要了解爭議的焦點在哪里?
  1、爭議核心焦點:在第10325554號訴爭商標“江小白”申請日前,即在2011年12月19日前,江津酒廠與江小白之間是否已建立起代理與被代理關系。
  2、 爭議三條線索:
  第一條;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
  A、 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由成都格尚廣告有限責任公司(簡稱格尚公司)于2011年12月19日申請注冊,于2013年2月21日被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33類“果酒(含酒精)、茴香酒(茴芹)、開胃酒、燒酒、蒸餾酒精飲料、蘋果酒、酒(利口酒)、酒(飲料)、酒精飲料(啤酒除外)、含水果的酒精飲料”商品上,專用期限至2023年2月20日。
  B、 2012年12月6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簡稱商標局)核準訴爭商標轉讓至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簡稱新藍圖公司)。
  C、 2016年6月6日,商標局核準訴爭商標轉讓至江小白公司。
  第二條:江小白、四川新藍圖、成都格尚之間的關系:
  A、 江小白及四川新藍圖的法定代表人均是陶石泉先生。
  B、 新藍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先生與格尚公司的周榮女士、石陽先生是工作伙伴和生活好友,常一起探討白酒品牌的時尚化涉及方向等問題。(請見二審判決中提到的江津酒廠向商評委提供的第5份證據:“商評字(2016)第117088號《關于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的部分內容”。)
  第三條:江津酒廠與四川新藍圖、江小白之間的關系:
  A、 甲方重慶市江津區糖酒有限責任公司(簡稱江津糖酒公司)(包括江津酒廠公司等關聯單位)與乙方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包括下屬各地子公司、辦事處等關聯單位)于2012年2月20日簽訂《定制產品銷售合同》。
  B、 從判決中提及的證據看,江津酒廠與四川格尚、江小白公司似未簽署過合同,因此可能沒有直接聯系。
  3、判決法律依據:2001年《商標法》相關規定:
  第十五條:“未經授權,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名義將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的商標進行注冊,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提出異議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
  這么復雜的案情,我簡單給吃瓜群眾解釋一下:
  江小白商標注冊雖然符合優先法則,在2011年12月19日安排成都尚格廣告申報,然后再轉讓到江小白公司,而江津酒廠在和江小白之父陶石泉先生合作前,就已經把江小白的產品告訴了陶石泉,并且實際已經著手生產江小白產品,陶石泉慧眼識珠,還通過郵件和江津酒廠針對江小白產品創業進行了探討,并提前安排成都策劃公司注冊了江小白,而江津酒廠晚注冊了幾個月,后來向商標總局提起異議,雖然陶石泉獲得了江小白商標,并且很成功地把江小白做大,但是與江津酒廠的合作也由此在2012年年底雙方停止。江小白品牌撤出了江津酒廠后,江津酒廠酒一直針對江小白商標進行了各種抗爭。
    所以其中孰是孰非,我們不做任何評價,只是希望大家不要錯誤地去看待商標和商標注冊,所有紛爭都會有因果,我們種了什么因,就會得到什么果。但是商業最后,還是應該在規則和法律上進行,要不做的越大,最后自己的風險也就越大。
  以下是 “江小白”商標被宣告無效終審判決書(全文)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決 書

(2018)京行終2122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區茶馬南街1號。
  法定代表人趙剛,主任。
  委托代理人劉銀龍,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審查員。
  上訴人(原審第三人)重慶市江津酒廠(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重慶市江津區。
  法定代表人李樹明,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龔曉林,男,漢族,重慶市江津酒廠(集團)有限公司員工。
  委托代理人陳利田,女,漢族,重慶市江津酒廠(集團)有限公司員工。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住所地重慶市渝北區青楓北路10號3幢(北部新區雙子座A座3號樓9樓1#)。
  法定代表人陶石泉,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吳新華,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簡稱商標評審委員會)、上訴人重慶市江津酒廠(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江津酒廠)因商標權無效宣告行政糾紛一案,不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7)京73行初1213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8年4月19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2018年5月15日,上訴人江津酒廠的原委托代理人王玲玲,被上訴人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簡稱江小白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吳新華到庭接受了詢問。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查明:
  訴爭商標系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由成都格尚廣告有限責任公司(簡稱格尚公司)于2011年12月19日申請注冊,于2013年2月21日被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33類“果酒(含酒精)、茴香酒(茴芹)、開胃酒、燒酒、蒸餾酒精飲料、蘋果酒、酒(利口酒)、酒(飲料)、酒精飲料(啤酒除外)、含水果的酒精飲料”商品上,專用期限至2023年2月20日。2012年12月6日,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簡稱商標局)核準訴爭商標轉讓至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簡稱新藍圖公司);2016年6月6日,商標局核準訴爭商標轉讓至江小白公司。
  2016年5月30日,江津酒廠針對訴爭商標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其主要理由為:一、江小白公司是江津酒廠江小白酒產品的經銷代理商,其申請注冊訴爭商標,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的規定。二、江小白公司搶先注冊江津酒廠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標“江小白”,主觀惡意明顯,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三、訴爭商標與江津酒廠享有著作權的文字作品“江小白”構成實質性近似,訴爭商標的申請侵犯江津酒廠的在先著作權。四、訴爭商標與第6319680號“幾江”商標、第10223859號“幾江”商標、第7259934號“幾江及圖”商標構成使用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十條的規定。五、江小白公司以欺騙或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訴爭商標注冊,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的規定。六、訴爭商標的注冊會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規定。綜上,江津酒廠請求宣告訴爭商標無效。
江津酒廠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交了以下15份證據:
  1、訴爭商標檔案。
  2-1、重慶市江津公證處作出的(2015)渝津證字第1829號公證書,主要內容為甲方重慶市江津區糖酒有限責任公司(簡稱江津糖酒公司)(包括江津酒廠等關聯單位)與乙方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包括下屬各地子公司、辦事處等關聯單位)于2012年2月20日簽訂的《定制產品銷售合同》。其中載明:“一、甲方授權乙方為‘幾江’牌江津老白干、‘清香一、二、三號’系列、超清純系列、年份陳釀系列酒定制產品經銷商……六、甲、乙雙方的權利和義務:1、甲方對于乙方定制產品采取獨家專銷,不得對乙方之外的第三方客戶銷售,以保護乙方的市場開發成果。2、乙方負責產品概念的創意、產品的包裝設計、廣告宣傳的策劃和實施、產品的二級經銷渠道招商和維護,甲方給予全力配合。乙方的產品概念、包裝設計、廣告圖案、廣告用語、市場推廣策劃方案,甲方應予以尊重,未經乙方授權,不得用于甲方直接銷售或者甲方其它客戶銷售的產品上使用……七、獎勵政策:合同到期后,乙方未違反本合同約定條款并完成合同標的銷售額,享受甲方一級客戶獎勵待遇……”。
  2-2、中國食品招商網于2012年4月23日刊登的《瞄準時尚休閑市場,江津老白干推出概念新品“我是江小白”》一文,其上載明“四川新藍圖商貿有限公司與江津酒廠結成了戰略合作關系,全程負責了江津老白干的系列產品創新和推廣執行。”
  3、重慶市江津公證處作出的(2015)渝津證字第1831號公證書,內容為江津酒廠“江小白”酒產品參加2012年全國春季糖酒會的視頻。
  4、江津酒廠與重慶寶興玻璃制品有限公司于2011年12月30日簽訂的《45度125ml我是江小白封樣表》。
  5、商評字(2016)第117088號《關于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的部分內容。其中新藍圖公司的答辯理由包括:新藍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先生與格尚公司的周榮女士、石陽先生是工作伙伴和生活好友,常一起探討白酒品牌的時尚化涉及方向等問題。
  6、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簡稱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的第22658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書。該決定認定新藍圖公司申請的“酒瓶(江津老白干)”外觀設計與江津酒廠的“幾江”商標構成權利沖突。
  7、媒體宣傳材料,其中時間最早的為2012年3月。
  8、江津酒廠與重慶森歐酒類銷售有限公司(簡稱森歐公司)簽訂的“幾江”牌江小白(系列)產品的銷售合同以及產品送貨單,其中銷售合同上記載的合同簽訂日期為2011年5月13日,送貨單上顯示的最早時間為2011年7月,收貨單位為森歐公司;2012年3月—5月及7月含有產品名稱為“45°我是江小白”的《江津酒廠集團生產日記錄表》;2012年2月23日產品名稱為“125ml我是江小白瓶”的購貨訂單。
  9、江津糖酒公司“江小白”酒產品的銷售發票。其中時間最早的為2013年3月。
  10、江津酒廠“江小白”酒產品的貨物運輸協議。
  11、江津酒廠與重慶寶興玻璃制品有限公司于2012年2月簽訂的產品名稱為“我是江小白瓶”的產品購銷合同。
  12、重慶市江津公證處作出的(2015)渝津證字第1830號公證書,內容為2011年12月21日陶石泉發給江津酒廠周總的郵件,其中載明:“……和我自己的設計一起齊頭并進在做產品的創意,這是幾款已經做出來完稿的設計……”。附圖中的一張設計上有“我是江小白”字樣。
  13、江津酒廠于2012年3月26日申請的“酒瓶(我是江小白)”外觀設計專利,其中顯示有“我是江小白”字樣。
  14、江津酒廠與重慶亞美設計印務有限公司于2012年2月15日簽訂的產品購銷合同及蓋有重慶亞美設計印務有限公司公章的設計圖樣,圖樣上手寫有“2011.12.21”字樣。
  15、新藍圖公司股東會議決議,載明選舉陶石泉為其法定代表人。
  商標評審委員會向江小白公司寄送的答辯通知被退回,江小白公司在規定期限內未予答辯。
  2016年12月27日,商標評審委員會經審查作出商評字(2016)第117088號《關于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無效宣告請求裁定書》(簡稱被訴裁定)。商標評審委員會在被訴裁定中認定:一、江津酒廠提交的證據顯示,新藍圖公司、江小白公司是江津酒廠的經銷商,二者存在一定的合作關系;新藍圖公司與江小白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曾與江津酒廠有關于設計稿的郵件往來,其對江津酒廠的“江小白”商標理應知曉。雖訴爭商標未以江小白公司名義申請注冊,但未經江津酒廠授權,新藍圖公司申請注冊與江津酒廠的商標高度相近的訴爭商標具有明顯惡意。訴爭商標的注冊已構成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所指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之情形。二、訴爭商標與第6319680號“幾江”商標、第10223859號“幾江”商標、第7259934號“幾江及圖”商標存在一定差異,即使訴爭商標與三引證商標共存于市場,亦不致使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誤認。因此,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未構成使用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三、江津酒廠未提交有關其享有著作權的證據,故根據江津酒廠提交的現有證據不足以認定其對“江小白”標識享有在先著作權。江津酒廠提交的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其“江小白”商標在訴爭商標申請注冊日之前使用在與訴爭商標指定使用的“燒酒”等商品相同或類似的商品上已在中國大陸市場范圍內具有一定影響。因此,訴爭商標未構成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十一條規定之情形。四、訴爭商標的注冊是否違反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之規定。訴爭商標的注冊不屬于該條規定的“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情形。江津酒廠有關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主張亦缺乏事實依據。
  綜上,江津酒廠的無效宣告理由成立,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訴爭商標予以無效宣告。
  江小白公司不服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被訴裁定并提起訴訟,請求撤銷被訴裁定。江小白公司向原審法院提交了以下證據:
  1、(2015)商評字89999號《關于第10325554號“江小白”商標異議復審裁定書》。在該異議及復審程序中,江津酒廠提出新藍圖公司系江津酒廠的經銷商,新藍圖公司通過由格尚公司提出注冊申請,之后由新藍圖公司受讓訴爭商標的行為,構成代理人或業務往來關系人搶注被代理人商標的情形。江津酒廠在該案中提交了合同、發票、報紙剪頁、網頁資料、電子郵件、取證公證書復印件等證據材料。商標評審委員會在該裁定中認定,江津酒廠提交的體現時間早于訴爭商標申請注冊日的其與森歐公司的銷售合同、送貨單,未體現森歐公司的簽章,同時缺乏發票等其他證據佐證,不足以證明其于訴爭商標申請注冊日之前已使用“江小白”或與之近似的商標。江津酒廠的其他證據的形成時間晚于訴爭商標申請注冊日或未體現形成時間。商標評審委員會認為訴爭商標未構成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之情形。
  2、江津酒廠在異議復審程序中提交的2011年8月6日《江津日報》版面,江小白公司對此證據的質證意見,以及江津酒廠撤回該證據的聲明等。
  3、重慶市公證處作出的(2017)渝證字第41980號公證書,內容為2011年12月19日陶石泉發給付黎明的郵件,標題為“老字號江津白酒半成品”,郵件內容包括:“……另外發了幾張照片的意思的,琢磨著能給江小白做個卡通人物形象,如果有這么個卡通人物形象,江小白就擬人化更豐滿了,比較喜歡這樣卡通小人物形象。”
  4、格尚公司出具的關于“江小白”、“我是江小白”系列商標的創意過程說明函,董素芬、陶石泉、陶凱文的常住人口登記卡及陶凱文照片。
  5、森歐公司的企業信用信息公示報告,顯示其成立于2012年7月23日。
  在原審法院庭審結束后,江津酒廠向原審法院提交了新的證據,其中涉及訴爭商標申請日之前使用“江小白”商標的證據為重慶新瑞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出具的《重慶市江津酒廠(集團)有限公司“江小白”白酒銷售收入等專項審計報告》。該審計報告稱審計根據江津酒廠提供的資料進行,資料的真實性、合法性、完整性由江津酒廠負責。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商標評審委員會對訴爭商標是否構成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情形的審查,并不構成審查程序違法。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江小白”商標并非江津酒廠的商標,新藍圖公司對訴爭商標的申請注冊并未侵害江津酒廠的合法權益,未構成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之情形。江津酒廠在一審庭審后提交的審計報告系根據江津酒廠自行提交的資料得出,對待證事實無證明力,故不予采納。綜上,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被訴裁定的主要證據不足,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錯誤,審查結論錯誤。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八條,第七十條第一項、第二項之規定,判決:一、撤銷被訴裁定;二、商標評審委員會重新作出裁定。
  商標評審委員會不服原審判決并向本院提出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并維持被訴裁定。商標評審委員會的主要上訴理由是:訴爭商標的原申請人新藍圖公司系江津酒廠的經銷商,其對江津酒廠的“江小白”商標理應知曉,故訴爭商標的注冊已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的情形,訴爭商標應被宣告無效。
  江津酒廠不服原審判決并向本院提出上訴,請求撤銷原審判決并維持被訴裁定。江津酒廠的主要上訴理由是:訴爭商標的注冊申請具有主觀惡意,違反了誠實信用原則,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訴爭商標是對江津酒廠在先使用并有一定知名度的“江小白”商標的搶注,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十二條的規定撤銷其注冊;江小白公司還搶注了其他知名企業的品牌,惡意非常明顯,嚴重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故訴爭商標應被宣告無效。
  江小白公司服從原審判決。
  本院經審理查明:
  本案所涉及的三個引證商標為:
  引證商標一系第6319680號“幾江”商標,由江津酒廠于2007年10月15日向商標局提出注冊申請,并于2010年2月7日被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33類“燒酒、葡萄酒、米酒、黃酒、料酒”等商品上,商標專用權期限至2020年2月6日。
  引證商標二系第10223859號“幾江”商標,由江津酒廠于2011年11月23日向商標局提出注冊申請,并于2013年1月21日被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33類“燒酒、黃酒、料酒、雞尾酒、含酒精液體”等商品上,商標專用權期限至2023年1月20日。
  引證商標三系第7259934號“幾江及圖”商標,由江津酒廠于2009年3月17日向商標局提出注冊申請,并于2010年8月14日被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第33類“燒酒、黃酒、料酒、雞尾酒、含酒精液體”等商品上,商標專用權期限至2020年8月13日。
  江小白公司在二審訴訟中提交了審計報告、江小白公司2015年以后的部分廣告發票、金六福酒網頁報告等新證據,經審查這些證據與本案缺乏關聯性,故本院不予采信。
  2018年10月22日,江津酒廠向本院提交了變更代理人申請書。
  此外,原審法院已查明的其他事實基本清楚,證據采信得當,且有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檔案、商標無效宣告申請書、被訴裁定、變更代理人申請書、江津酒廠與向商標評審委員會及原審法院提交的證據材料、當事人陳述及筆錄等證據在案佐證,本院對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九十三條的規定:“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規章不溯及既往。”據此,本案實體問題的審理應適用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
  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未經授權,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名義將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的商標進行注冊,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提出異議的,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不得申請注冊的商標標志,不僅包括與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商標相同的標志,也包括相近似的標志;不得申請注冊的商品既包括與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商標所使用的商品相同的商品,也包括類似的商品。本案中,從現有證據來看,訴爭商標雖由格尚公司申請注冊,但訴爭商標在申請注冊過程中就由格尚公司轉讓至新藍圖公司,而新藍圖公司又系江津酒廠的經銷商,新藍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陶石泉曾與江津酒廠存在關于“江小白”品牌設計稿的郵件往來,其對江津酒廠“江小白”商標理應知曉。重慶市江津區糖酒有限責任公司與新藍圖公司2012年2月20日簽訂的《定制產品銷售合同》并未約定商標等知識產權的歸屬。江津酒廠提交的銷售合同以及產品出貨單、貨物運輸協議等證據表明,在訴爭商標申請日前,江津酒廠已經為實際使用“江小白”作準備,并已經實際在先使用“江小白”品牌。因此,商標評審委員會認定訴爭商標的注冊己構成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所指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之情形并無不當,原審法院認定訴爭商標的注冊不屬于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的情形依據不足,商標評審委員會與江津酒廠有關訴爭商標應當依據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規定宣告無效的上訴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三十一條規定:“申請商標注冊不得損害他人現有的在先權利,也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如果申請人明知或者應知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而予以搶注,即可認定其采用了不正當手段。在中國境內實際使用并為一定范圍的相關公眾所知曉的商標,即應認定屬于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有證據證明在先商標有一定的持續使用時間、區域、銷售量或者廣告宣傳等的,可以認定其有一定影響。對于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不宜在不相類似商品上給予保護。本案中,鑒于商標評審委員會在被訴裁定中認定訴爭商標未構成“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后,江津酒廠并未就此提起訴訟,且經審查商標評審委員會該認定并無不當。同時,在本院已經認定訴爭商標的注冊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十五條所指不予注冊并禁止使用之情形后,本案已無認定訴爭商標是否構成“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定影響的商標”的必要,故對于江津酒廠有關訴爭商標構成對其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影響商標的搶注的上訴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此外,江小白公司是否搶注了其他知名企業的品牌及是否構成“以欺騙手段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情形,商標評審委員會在被訴裁定中對此已有認定,江津酒廠并未就此提起訴訟,且經審查商標評審委員會該認定并無不當,故對于江津酒廠有關江小白公司搶注其他知名企業的品牌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的上訴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的被訴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審查程序合法,審查結論正確。商標評審委員會的上訴主張成立,江津酒廠的上訴主張部分成立,本院對商標評審委員會及江津酒廠的上訴請求予以支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基本清楚,但適用法律有誤,本院依法予以糾正。江小白公司的訴訟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其訴訟請求應予駁回。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7)京73行初1213號行政判決;
  二、駁回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
  一審案件受理費一百元,由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負擔(已交納);二審案件受理費一百元,由重慶江小白酒業有限公司負擔(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劉曉軍
  審判員  樊 雪
  審判員  蔣 強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書記員  苗 蘭
  本文商標注冊法律關系專業支持:高俊智(北京裕維知識產權總經理)

分享到:


網友評論:

  • 閱讀排行
  • 本日
  • 本周
  • 本月
笨重的生肖是什么